菜单导航

杭州民工医院遭遇财务危机 开业来亏损20万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0日 17:47:25


杭州民工医院遭遇财务危机 开业来亏损20万
 
2005年09月29日17:29 南京周末  

  【周末报报道】本报记者 周益 特约记者 杨建

  “我开医院目的有两个,一是医治那些缺钱贫困的民工,二是希望他们不要再上当受骗。”

  赵华琼刚到北京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会议,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正在返回杭州的火车


 

   
 
 

 
上,已经58岁的她照例买的是硬座票。她说:“现在医院资金周转不灵,做什么事都要省钱,在北京住的也只是30块钱一个晚上的地下室。”言语间不时冒出杭州方言的她声音洪亮有力。

  2004年12月11日,赵华琼在杭州市城西文华路上开了一家名为“崇一”的医疗门诊部。熟悉情况的媒体同行都管这门诊部叫“民工医院”。因为赵华琼在门诊部开业之初就明确表示,只需要5毛钱民工兄弟就能看病,10元左右就可以配药,这家门诊部是专门为民工服务的。

  而因为赵华琼的这个承诺,崇一医疗门诊部开业至今月月亏损两三万。虽然在她的努力下陆续有借贷资金注入,“但长此以往肯定不是个办法”。赵华琼无奈地说:“我没钱可以找人借,但民工们怎么办,医院要是垮了他们上哪能这么便宜地看病?”

  承诺

  三年前,赵华琼就在杭州市城西开了小诊所,诊所只有她和一个助理医师。由于地处杭州市城郊接合部,诊所周围除了高档住宅区外,还居住着大量的外来务工者,来诊所看病的九成是外来民工。

  赵华琼凭借着自己的技术开个小诊所,在外人看来应该衣食无忧,但她却渐渐烦恼多了起来:“我是眼看着杭州城一天比一天美丽,能买得起我那诊所附近高档住宅的人也一个个衣着光鲜。然而,跟我们周围那些风景、那些有钱人相比,来我诊所看病的民工却寒酸得很,穿的衣服是脏的破的,看完了病买不起药。”

  “我们这好的城市,好的风景从哪里来的?还不都是他们建设起来的!”赵华琼声音很响亮,“结果他们生活中被人歧视,有了病看不起!”医者父母心,赵华琼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医生,能帮民工的只有让他们能便宜地看病。她说:“不是说要平等对待民工吗,我自己的理解就是不能让民工在看病的时候花冤枉钱。”

  赵华琼决定把自己这个小诊所开得规模大一点。于是,她租了个500平米的房子,购买了先进的医疗设备,聘了20多名医护人员,针对民工多发病设置了18个科室,将原先的小诊所扩建成为全国第一个民工门诊部。

  据赵华琼介绍,到崇一医疗门诊部就诊的病人免去挂号费,还能免费得到测量血压等服务,对于经济困难的医保户医疗费用优惠10%,不享受医保的病人医疗费用可享受40%的优惠。赵华琼医生希望民工兄弟有病不要拖,“我们这里处方药尽量不超过10块钱,有些药品可以拆开零卖,哪怕你只有一块钱,也照样给你看病。”

  “我为什么要这么便宜,一直亏本还要坚持?”赵华琼笑着对记者说,“有些黑心的医院靠着铺天盖地的广告,把民工兄弟骗过去,小病说成大病,几块几十块的药要价几百块。以前民工不知道原来看病还能这么便宜,被宰被坑还心甘情愿。现在有我这么做了,他们就知道以前受骗了,以后再也不会去上当了!”

  济世

  “如果不是我亲身遇到,一定以为又是一个医疗骗子,现在哪有这么好的人了呀。”一位来自安徽的小胡听说周末报记者要采访崇一门诊部后,急忙通过上海一个同行找到了周末报记者。他告诉记者,就在几个礼拜前,他因工伤虎口破裂,血流如注,当时手上很脏,极有可能感染破伤风。被工友送到崇一门诊部后,这里的医生二话没说,立刻给他清洗伤口、止血、打吊针……在打破伤风针的时候,小胡拒绝了:“我皮肤好得很,不会感染的,再说也没那么多钱……”医生立刻打断他:“这怎么行,手这么脏,这针不用你花钱!”小胡这才打针。后来一结算,小胡总共交了70元,他说:“我听工友说,像我这种情况到大医院,700元都不一定下得来!”

  一位来自重庆的民工名叫王峰,突然不知得了什么病,最近几天不吃不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由于身上只有几十元钱,他不敢奢望到医院去看病,最后还是老乡硬拉着他到了“民工医院”。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走势 华盈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