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战疫“主战场”:武汉定点医院与疫情“硬磕”的48天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0日 15:22:51

定点医院制度是武汉市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出的一项专门举措。

疫情发生初期,随着确诊和疑似病例的迅速增加,床位等医疗资源严重不足,武汉形成了救治的“堰塞湖”。

为了解决发热门诊就诊排长队、留观床位紧张等问题,武汉市在1月22日公布了首批7家定点医院,并在此后一个月内不断增加,共征用5批共55家医院,其门诊部全部作为发热门诊,且提供床位,集中接诊全市发热患者。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2月25日,5批定点医院提供的总床位数已经相当于武汉市医院总体床位的近三分之一,和陆续投入使用的方舱医院、社区隔离点一起,发挥了疏通“堰塞湖”的重要作用。

3月1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武汉指挥部督导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武汉市2月21日起基本实现了“床等病人”。这天,定点医院空床率首次超过10%。陈一新说,目前床位已实现富余供给,完全可以满足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应隔尽隔的要求。

在这个过程中,定点医院的角色定位也趋于明晰。2月5日起,定点医院原则上只收确诊重症、危重症和疑似危重症病人,成为诊疗、救治的“主战场”。

武汉市预防医学会卫生统计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尹平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把这场疫情比喻成一场森林火灾,那么,“我们已经把主要的火源扑灭了。”


1月22日,武汉市首批定点医院之一的汉口医院一楼发热门诊。新京报 向凯 摄

定点医院的出现

1月22日,武汉人谢莹(化名 )带着57岁的母亲迈进湖北省人民医院的大门。彼时,母亲已经发烧一周,医院没有床位,只能在家吃了3天药。此前的CT显示双肺感染,但由于没有核酸检测试剂盒,最终诊断为疑似新冠肺炎。

当日,由于出现了医护人员感染,湖北省人民医院的呼吸科关闭了。当时母亲已暂时退烧,发热门诊也未接收,她们只好另寻他途。

在医院里,谢莹看见了一份通告,称根据文件精神,即日(1月22日)起,发热患者进行定点医院集中诊治,并列出了7家定点医院的名单。


1月22日,武汉市征用汉口医院等首批7家定点医院。受访者供图

这份通告的依据是,武汉市卫健委在1月22日公布了7家定点医院(汉口医院、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市七医院、市四医院西院区、市九医院、市武昌医院、市五医院),作为新冠肺炎疑似和确诊病例的定点诊疗医院。

这也是官方语境中首次正式出现“定点医院”这一说法。

在此之前,武汉市对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的收治机构,经历了一个变化的过程。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称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12月31日,新京报记者在武汉市探访时发现,距离华南海鲜市场2公里左右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协和医院,在12月底均已陆续接诊了多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

“在定点医院之前,大多是医院的呼吸内科、急诊科来收治。”一名武汉的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到了1月初,此类患者明显增加了。1月3日,武汉市肺科医院接诊了首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三四天之后,肺部感染的发热病人明显增多,一天有十来个。”该院呼吸科主任、新冠肺炎医疗组组长杜荣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初期,武汉市确定传染病专科医院金银潭医院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其他医院接诊的感染者均送到金银潭医院。1月上旬,新京报记者探访时,上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同济医院、协和医院的患者,均已转送至金银潭医院。


1月1日,武汉市最初集中收治“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金银潭医院。 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摄

1月10日起,武汉市肺科医院也陆续将该院15名新冠肺炎患者转到金银潭医院。“我们最早接到通知是作为‘后备医院’。”杜荣辉说。

然而,随着各大医院确诊和疑似病人数量的不断增加,仅仅一家金银潭医院显然不堪重负。1月20日,新京报记者在协和医院发热门诊看到,排队患者已经从门诊楼内排到了楼外的人行道上。门诊楼里贴着一纸通告,“因就诊患者较多,您可能需要等候3-4小时,请您耐心等候,或就近前往附近医院就诊”。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