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医疗条件优良应对迅速,意大利何以被疫情肆虐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0日 14:21:48

一个医疗条件优良、应对迅速、信息透明的欧洲国家,何以被疫情肆虐至此?

2020年3月9日,意大利萨索洛,意甲第26轮萨索洛与布雷西亚的比赛场地外,一名卫生工作人员为入场球员和工作人员检测体温。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王磬

意大利“锁国”了。

早已处于欧洲新冠肺炎疫情风口浪尖的意大利,又迎来新一轮史无前例的风暴。3月9日当地时间晚上,意大利总理孔特紧急宣布了迄今为止最“硬核”的防疫措施:因新冠疫情严峻,人员流动紧急管控措施将从北部三大区推广至意大利全境。从3月10日开始,如非工作或健康需要,禁止人员跨省流动。全国学校继续停课至4月3日,同时暂停体育赛事与公共活动。

截至3月9日,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达到9172例,位列全球第二;累计死亡463例,致死率高达5.04%,一跃成为主要疫情国家中致死率最高的一个。

如果将时钟往回拨一点:在中国疫情爆发初期,意大利其实是最早对中国停航的国家之一,也是欧盟内部最早宣布全国卫生紧急状态的国家。在2019年“全球健康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发布的榜单上,意大利应对大流行病的综合能力排名为31/195,属于全球中上游的水平,并在“监测疾病”、“跨境应对”等多项指数上排名全球第一。

一个医疗条件优良、应对迅速、信息透明的欧洲国家,何以被疫情肆虐至此?从2月下旬爆发社区传染以来,意大利又经历了什么?

姗姗来迟的“一号病人”

仅有两万人口的科多尼奥(Codogno)是伦巴第大区的一个小镇。这里出现的“一号病人”引爆了意大利北部的社区传染。回过头看,没能更早地确诊这位“一号病人”,是病毒在日后得以肆虐全国的第一个伏笔。

意大利最早出现的新冠病人是一对来自武汉的游客夫妇,于1月31日在罗马被确诊。一周之后,另一名刚刚到访武汉的男子也在意大利被确诊。由于及时发现和隔离,这三例来自中国的输入性病例并未扩大传染,因此也不被认为是流行病学意义上的“一号病人”。

直到2月21日,科多尼奥镇的医院里才确诊了首位感染新冠的本国公民。这位名叫马提亚(Mattia)的38岁男子没有清晰的中国接触史,他于2月14日出现了感冒症状,向家庭医生报告但未引起重视;2月18日到急诊室就诊时被认为有轻微的肺炎,但由于严重程度尚不足以住院便让他回家休息。2月19日,他再度回到医院时症状已经加剧。当时医护人员仍然按照常规的肺炎流程进行检查,直到一名富有经验的麻醉师坚持要求院方为他检测新冠病毒感染。2月21日,马提亚检测呈阳性。

社交活动丰富的“一号病人”马提亚被认为是一名“超级传播者”——在接受隔离之前,他将病毒传给了至少13名意大利人,包括他正在怀孕的妻子、一位与他共同慢跑的朋友、三位他朋友父亲酒吧里的客人、八位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和病人,并有至少一名年迈女性由于病情过重死亡。

自2月22日起,以伦巴第大区为中心,意大利北部地区的确诊病例呈指数级增长,并逐渐扩向全国。2月23日,意大利政府对伦巴第和威尼托大区的11个市镇实施了封锁。

潮水般的批评指向了科多尼奥医院:马提亚从出现症状到想起来检测新冠,用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从进入医院到接受隔离,至少花了36小时,期间甚至有多名家人朋友前来探访。在确诊之后,也没有及时关闭急诊、进行消毒。总理孔特不点名地指责该医院应对病毒传播负责:未遵循传染病相关的规定进行防护。意大利检方已经介入调查。

这或许意味着意大利政府在1月底宣布的“全国紧急卫生状况”形同虚设。根据那时发布的指南,凡是出现了流感、肺炎症状的病人,都应被当作潜在的新冠病例,不管是否有清晰的中国接触史。

但在实践中,意大利早期的筛查重点,几乎全与中国接触史有关。重心放在监控意大利的华人群体回流,以及与中国联系紧密的米兰、罗马、普拉托等地。科多尼奥镇与中国联系甚少,当地医护人员恐怕很难想象首例会在这里出现。早期的这种思路,忽视了病毒已经进入本地传染的可能。公共专家通过更多确诊患者的病毒基因分析认为,病毒早在“一号病人”发病前好几个星期就在当地扩散了。

秒速时时彩平台 上海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