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在医院“救急”的武汉环卫人:出份力,在前面顶着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11:03:57

穿上防护服走进重症隔离病房,满彩美总有一种上前线的感觉。


她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而是武汉市江汉区城管局的一名环卫工。


往常每个工作日,满彩美会和同事一起,将8.4公里长的中山大道清扫干净。2020年农历大年初一,她照常去单位上班。开会时得知附近医院急需人手做保洁,局里号召员工们自愿参加。


35岁的满彩美悄悄报了名。“说不害怕是假的,就觉得在队伍里我也算年轻,这个工作需要有人站出来。”


接受完防护培训,她和十几名同事被派往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当天夜里便清理出100多桶垃圾。医院的人透露,由于缺少保洁,那些垃圾已经堆了三四天未处理。 


疫情暴发后的武汉,不止一家医院出现保洁人员紧缺的情况。在人手告急的情况下,江汉、江岸、汉南等多个区的城管部门采取行动,号召员工支援保洁工作。


一批又一批环卫工人告别街头,开始忙碌在武汉市的各家定点医院和方舱里。


从反光衣到防护服


工作调整后,满彩美身上最明显的变化在于衣服。


上街清扫时,为了提醒来往车辆避让,她需要穿着醒目的橙色工作服,上衣和裤子上缝有银色反光条。到了医院,她改用全身防护服武装自己,“就像医护人员穿的一样。”

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内,满彩美在转运垃圾。受访者供图


事实上,环卫工进医院前所接受的培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学习如何穿脱防护服。


满彩美很快熟悉了整套流程。进病房楼之前,她需要提前换上防护服,戴上手套、口罩和面罩,工作期间遇到任何情况,也不会贸然打开防护服。结束后仍要按照流程一层层脱掉,同时做好消毒。


流程的繁琐,不是所有环卫工都能理解。刚来医院的时候,一位50多岁的环卫工在病区脱了防护服上厕所,出来后又穿上。吓得满彩美紧张了好一阵儿,叮嘱对方这样做很危险。


按照防护要求,保洁员中途上厕所需要走出病房楼,脱掉防护服做完消毒后才能去,返回时需要再换上一身新的防护服。


为了省下这套防护服,满彩美起床之后便开始控制饮水,基本能做到工作4个小时不上厕所。像她一样,大多数保洁员保持着一天两套防护服的消耗量,只在中午吃饭时更换一次。 


物资有多紧缺,身在医院的她们感受得到。满彩美发现,每天领到手的防护服并不是固定样式,前一天是纯白,第二天有可能是带条纹的,每天穿的是来自不同厂家不同批次的货。“所以我们也想帮医生节省点,能省一件是一件。”


做惯了街头清扫,满彩美反倒觉得医院保洁的工作强度更大。在这里,一些自动化设备难以使用,只能靠人力解决。“再加上医院开着空调,我们又要穿防护服,干完活经常全身是汗。”


和她相比,安全员李佳的不适感要强烈些。作为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的一名保洁领班,李佳主要负责协调调度班组的保洁员,确保垃圾到达指定的转运车上。他大多数时间是在方舱外协调指挥,但基本上每天都要进去忙活几个小时。“队员们吃饭的时候,我就得进去帮他们盯着。一旦进去事情就比较多,本来是20个人做的事,这时候需要我一个人做。”


进入病区时,保洁员需要穿着全身防护服。受访者供图


由于鼻炎严重,每次穿好防护服、扎严口罩,李佳总觉得不能正常呼吸。鼻涕流下来,他也不能擦,只能等工作结束后再清理。由于天天都要用酒精消毒,同班组的一些人还出现了皮肤不适的症状。


“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方舱启动的前一天,李佳就已经进驻。那天晚上,他从九点一直忙活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半。回定点酒店眯了不到一个小时,又赶在七点左右回到方舱,继续工作到下午四点。


李佳在方舱医院的抗疫海报前留了张工作照。受访者供图


李佳说,在病区保洁,除了打扫卫生,遇到其他事也要管。比如病人吐了,他要拿拖把去清理;房顶漏水,他要把地拖干,湿掉的被子全部拿出去换新;离开方舱之前,还要顺手拖几桶垃圾出来。


安徽快3 北京赛车论坛 北京赛车彩票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