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浙大教授王立铭:治疗新冠肺炎的新药新疫苗,会很快来么?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1日 01:27:56

(原标题:浙大教授王立铭:治疗新冠肺炎的新药新疫苗,会很快来么?)

浙大教授王立铭:治疗新冠肺炎的新药新疫苗,会很快来么?



最近几天,我们似乎看到了战胜新型冠状病毒的曙光,数个特效药或者疫苗研发的“好消息”刷屏。这些药物或者疫苗,真的可以大规模应用到一线临床了吗?

《NEJM医学前沿》邀请了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博士对此发表评论。

对在本文撰写过程中提供宝贵意见的下列专家表示感谢: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 曹玮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徐福洁

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 张祎

这是我关于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三篇科普。

就像我在第一篇科普里就提到的,当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暴发、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仍然在快速攀升的时候,人们下意识的问题都会是,“什么时候有特效药?”“什么时候有疫苗?”。

这些问题当然是非常自然的,药物治疗疾病,疫苗预防患病,如果真有这两个东西在手,理论上任何传染病都可以被我们轻松解决。

只可惜现实世界中,科学家和医生手里没有阿拉丁的神灯。

缺乏特效药,如何防控

在现实世界中,就算新药和疫苗开发的工作第一时间全面展开,投入大量的资源,一路绿灯放行,也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在本次疫情结束之前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当然不是说新药和疫苗开发不该做,非常应该!但是它们最大的价值可能是帮助我们对抗疫情在未来可能的卷土重来。而在现实世界中,更悲催的一种可能性其实是,伴随着疫情的消退,新药和疫苗研发上投入的资源会大幅缩水,而且就算开发出来也很可能找不到最够多的人做临床测试(很简单,传染病都没了你去哪里找大批感染者做试验),然后不了了之。

这当然不是说面对传染病我们就束手无策了。我在第一篇科普里就强调,隔离,这种古老而粗暴的方法,其实可以帮助我们对抗一切传染病、特别是烈性传染病(比较温和的传染病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般考虑社会代价的平衡,不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措施)。

只要做到隔离传染源头、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那么新冠病毒肺炎这种传染病会在短期内被克制。

而临床医生们也早就有对抗病毒感染肺炎的方法,高强度的支持疗法加上抗病毒治疗,绝大多数患者都可以得到有效的治疗。

关于特效药的“好消息”

那你可能会很好奇:好像不是吧?这几天我在新闻里看到的各种好消息很多啊?不同研究机构的科学家都找到了不少特效药,还有疫苗开发不是说很快了么?

没错,这些消息确实很多。我简单列举几个吧:

北京卫健委表示一种针对艾滋病的特效药克力芝(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可能对新冠病毒肺炎有效,这种药物也已经进入了国家卫健委的诊疗方案(第三和第四版)。网传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王广发主任就是服用此药痊愈的;

上海复旦大学的团队开发了一种抗病毒的喷雾,据称可以有效预防新冠病毒感染,并已经配备一线医护人员使用;

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的某研究团队利用人工智能药物筛选系统,找到了多种潜在药物,特别是常用药物沐舒坦可能可以对抗病毒入侵;

上海科技大学和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的团队也筛选出了三十种可能阻止病毒入侵的老药;

清华大学医学院某团队开始了疫苗研发工作,据称构建重组黑猩猩腺病毒克隆顺利启动,初步具备了评估疫苗的免疫原性的基础,计划两个月内启动生产;

香港大学某团队宣称已经分离了香港本地的病毒毒株,用于研发疫苗,下一步将进入动物试验,之后将进行人体试验,这条新闻还在内地被冠以”香港科学家成功研发疫苗“的标题广为传播;

等等等等

类似的消息我想你肯定也看到了,按照这些新闻的说法,实际上我们已经拥有了对抗这种病毒的特效药(克力芝),即将拥有更多的特效药(比如沐舒坦等等),而且疫苗的开发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几个月可能就有机会上市了。

这不很好么?这不正说明我们国家的科学家和医生们很给力、成效显著,对抗新冠病毒肺炎很快就要有神兵利器了么?

不是。

不光不是,我还对这些“科学进展”充斥新闻头条感到很恐惧。如果这些消息真的被决策层看到并采信,可能会严重影响我们对疫情的对抗和预测。

江苏快3走势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