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全国药店总数达历史峰值 为何药品终端消费增速却创新低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6日 13:48:06

  桐乡第一人民医院6月18日讯 药品零售行业的发展,政策比市场更重要。一是政策变化可以影响甚至决定市场变化;二是政策变化的可预测性远远低于市场变化的可预测性;三是零售企业对政策的适应程度决定了零售企业的强弱甚至存亡。4+7之后,零售药店将向何处走去,是未来医药行业格局中一个关键的命题。

 

  药品零售业的发展,政策比市场更重要。

 

  第一,政策变化可以影响甚至决定市场变化;第二,政策变化的可预测性远远低于市场变化的可预测性;第三,零售企业对政策的适应程度决定了零售企业的强弱甚至存亡。

 

  而一场4+7带来整个医药行业巨变的当下,药品零售的格局也正在发生关键性的变化。最直观的体现,可以通过数字来体现。

 

  一方面,2018年,全国药店总数48.9万家,创历史新高,店均覆盖人数2854人,药店市场处于超饱和状态。连锁率52.14%,也创历史新高。

 

  但另一方面,药品零售终端的增速却呈现完全相反的局面。2018年全国药品零售终端消费3842亿元,比上年增长4。85%(中康数据为增长4%),是本世纪增速的最低水平,也是药店零售额增速首次低于全国GDP增速、低于全国医药产值增速、低于全国医药销售额增速。

 

  2019年一季度,药店销售972亿元,同比增速为5。1%。零售药店依旧处于增长低谷。而且,一季度客单量下降4。3%,只是依靠客单价增长9。8%,才维持5。1%的增速。同时,非药品销售占比从前两年的27。0%下降到25。0%,药店多元化经营之路受阻。

 

  至于原因,今年来以4+7为代表的集中采购,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首先体现在,其推动医院药品大幅度降价。

 

  2018年12月作为国家试点的4+7药品集中采购中,31个试点通用名药品入围,25个中选。平均降价52%,最高降价96%。这次集中采购带给药品零售业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如此大幅度的采购降价,会否延伸到药店?药店的售价跟不跟?医保的支付标准怎么定?药店享不享受医保按照预采购量价格的30%给医院的预付款?都是零售药店面临的问题。

 

  随着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国产仿制药数量的增加,今年可能在秋季推出的第二次药品集中带量采购,采购入围品种将远超首次的31个。

 

  其次,零差率带来医院药品销售的极低价。

 

  医院零差率所取消的加成,由医疗费用提价(90%)和财政补贴(10%)弥补。这一措施,从医院看,总收入不变;从医保和病人看,总支出不变;从药品生产企业看,总售价(二次议价另说)不变。

 

  但是零差率对药品零售企业不公。当前的医院药品采购,有行政强制压价、有省级集中采购的竞争降价、有医药不分形成垄断地位导致的二次议价,进价已经极低。零差率后,销价也极低。反观药店的设施投入、人员工资、铺底资金、经营损耗、税金缴纳、投资者回报,都必须靠进销差价来分摊。在这种财政扶持一方的竞争格局下,药店生存越来越难。这也加剧了医药不分。

 

  第三,统一支付标准卡死了药店对一些药品的销售。

 

  统一医院和药店的医保支付标准最为严重、最不合理的是,医院药店处于两种完全不同的体系之内,两者之间不应该采用同一个价格。

 

  医院:医院药品销价虽低,但由于以财补药和以医补药,所以,医院可以接受较低的医保支付标准,如有二次议价,还能继续获利。

 

  药店:药店没有政府对药价的补贴,售价必然大大高于医院。所以,如果药店以和医院相同的价格销售药品,则可能亏本。

 

  面对以财补药、以医补药的医院这样的对手,处于市场配置资源、公开竞争状况下的药店绝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

 

  这种统一医保支付标准加上集中采购加上取消药品加成,分明是要把病人买药继续滞留在医院,强化并固化了医药不分。

 

  统一医保支付标准,药店或被迫退出经营医保药品;或直接倒闭。对面向千家万户的药店来说,将是大幅度行业萎缩、人员下岗。

 

  所以,统一医保支付标准,已经不仅仅是医药不分,而是以医代药、以医驱药,药品零售业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幸好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省全面推开,只有一个省开始了试点。

 

  第四,基层医疗机构的不当重复投资、浪费资源引发恶性竞争。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上海快3 幸运28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